提示:使用快捷键,方便浏览上篇和下篇文章. x
哦哟!这个小人儿不得了,心狠手辣的!
来源: [美] 章小东 发布时间: 2018-06-02 分类:荐读 阅读数(1435)

闯祸坯

章小东

飞机上的苹果说:"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笨多了,中国小孩个个是班级里最优秀的。"又看见有文章介绍:"美国的老师和蔼可亲,从来都是说好话的,他们掌握儿童心理,不会动不动就向家长告状。"

然而,把你送进学校以后发现,事实完全相反。先是你的班主任,那个老处女,三天两头打电话或者是带条子来告状。我对伊讲:"这种事情怎么会一直跟牢我的啦?"

还记得在上海的时候,你从我办公室下面的托儿所一毕业,就进了家门对过的康健幼儿园。这是我放心的,因为我就是从那里毕业的,经常还拿到年度小红花。可是你在那里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里,你的班主任老师,一个满脸雀斑的小姑娘,几乎每隔一天就要给我打电话告状。每次电话铃一响,我就心惊肉跳,这比办公室主任或者是单位的领导打电话过来还要怕人。看着放下电话发呆的我,拉拉踱着方步走过来问:"小狮子又闯祸啦?"

"这次是吃饭的时候不老实,忘记扶住饭碗,把饭碗打烂了。"

"这次是搬椅子的时候不会小心轻放,把木头地板砸掉了一块漆。"

"这次闯祸闯大了,用一把塑料小勺把小朋友的眼皮划破了。"

其实上面的这些事情都是可以花钱解决的,就是第三件事有点麻烦。我把你带到隔壁徐汇区公安局的高墙外面,吓唬你说:"假如再发生类似的事,人民警察就会把侬捉进去的。"

事后母亲把我臭骂一顿:"侬要吓死他啊?他是因为小朋友骂他,讲他的爸爸不要他的妈妈了,才出手这么重的呢。"

我一听就把你紧紧抱在怀里,眼泪也要流出来了。而母亲则在一边鼓励你说:"不要怕,别人不打侬,侬千万不要去打别人,别人打过来,侬就要打过去,狠狠地打过去,这是我们家的家规……"

又过了几天,老师没有打电话,你倒一个人躲在墙角落里哭,把你拉出来,再三问你是不是又有小朋友欺负你了,你哭得更加伤心。原来幼儿园的老师牵着你们出去兜马路,这是那些老师最喜欢做的事情。你们路过一家卖玩具的小摊,上面摆满了盗版的"变形金刚",小朋友都在那里大叫:"我有的,我有的,我家里有的,我的爸爸给我买的……"

一开始你也跟着一起叫:"我有的,我有的,我家里有的,我的爸爸给我买的……"回到家里越想越不对,因为你是没有的,你家里也是没有的,你的爸爸没有给你买过。再一想,爸爸是什么样子的也记不得了,于是大哭起来。母亲一听马上把我推到门外,并大声地说:"快去买回来,不然就不要回来吃饭!"

最终还是办公室有个同事的老婆在日本,带给你一个正宗的"变形金刚"。这时候你发现你的小朋友都没有,只有你一个人有了。从这天开始,母亲教会你:"人,都是会骗人的,不要轻易相信别人。"

不知道当时的你有没有听进去,只是举着那只变形金刚冲过来冲过去。我对母亲说:"这个小人精力过盛,我去请个老师,教他弹钢琴。"

母亲说:"大概不来事,小狮子坐不牢的。"

结果恰恰相反,你坐在琴凳上,用两只拳头在钢琴上乱砸一气,拖也拖不下来。声音之大,全家都吃不消了,通通逃了出去。母亲说:"快点停下来,还是到花园里去晒晒太阳。"

不料刚刚安静了一会儿,隔壁的老金就气急败坏地过来敲门,人还没有进来,声音已经冲了进来:"不得了啦,这个闯祸坯把烂泥塞到我家的水池子的下水道里,挖也挖不出来,弄得到处是水!"

妈妈正要发脾气,外面有人敲门,原来是苹果阿姨来了,苹果阿姨顺便送我一只玩具小飞机,没有什么好玩,飞也不会飞,我把飞机放在地板上,砸了两下,不好了,裂开了,里面有根小链子,可以拉出来,还有两个长着牙齿的轮子,让我拔出来看看。还没有等到苹果阿姨离开,小飞机已经变成了一堆铁皮。

苹果阿姨说:"下次不能再送你玩具了,送你几条蚕宝宝,活的,吓吓你。"没想到我倒没有吓到,把我胆小的姨妈吓得哇哇乱叫。

我想了想说:"蚕宝宝这么小就要吓死人,长大了更加不得了。让我放到自来水龙头底下给它们洗洗澡,淹死它们。反正将来都会死的,还是让我先来弄死它们好了。"

苹果阿姨说:"这个小人不得了,心狠手辣的。"

这天妈妈还没有下班,好婆在厨房间里烧蹄髈,家里静悄悄。我想了想,搬过来一把木头椅子,爬到五斗柜上,把一只会唱歌、讲话的方盒子拿了下来。我老早就对这只盒子发生兴趣了,无奈妈妈看得紧,放得老老高。总算今天捉到一个机会,让我来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人在讲话。正当我背对着房门,躲在角落里专心致志地用力拆卸的时候,不好了,妈妈回来了!她三脚两步跑过来,一把就把我拎了出来,大叫一声:"不得了,闯祸坯!侬怎么会把侬爸爸当年最宝贝的半导体拆到只剩下一只皮壳子的啦?这只半导体还是侬爸爸在最穷的时候,花费了所有的积蓄,才购买回来的。侬爸爸回来敲杀侬。"

"不会的,这只能说明小狮子的求知欲强。"好婆走出来讲话。这种拆东西的事情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,有了好婆的撑腰,我就更加天不怕地不怕了。但是我也有苦恼的时候,好婆虽然纵容我,做起规矩来却是相当严厉的。一开始是教我扶住饭碗吃饭,这实在是费了大力气。

好婆一遍又一遍地说:"饭碗头是一定要捧牢的,不捧牢饭碗,将来没有饭吃的呢。"

"吃面条好了。"我咕哝了一声。

"面条也没有吃,对了,蹄髈也没有吃啦!"好婆从来也没有这么严厉过。我扁了扁嘴想哭,好婆不让步。我最喜欢吃蹄髈啦,为了蹄髈我也要捧牢饭碗。

好不容易连吓带哄地把我教会了捧饭碗,不料到了美国,第一件事情就是因为捧饭碗,撞进中西方文化的冲突当中。美国孩子从小就晓得,吃饭的时候,胳膊不可以放在桌子上,更不可以用手把盘子捧起来了。到底是要捧牢饭碗还是不要捧牢饭碗啊?小朋友都笑我,弄得我饭都不会吃啦,干脆不吃饭。后来爸爸过来陪我吃饭。发现可以直接用手抓比萨,这才让我放心大胆地吃东西。

吃完了比萨回教室,轻手轻脚地推开教室的大门,不料把里面的老处女吓了一大跳,她大声地训斥说:"小狮子,为什么走路像只蜘蛛一样?是不是做了坏事啦?!"

我又糊涂了,想起来幼儿园里的那位雀斑老师对我不会轻手轻脚走路的训斥,我站在那里,一只脚前一只脚后,连路也不会走了。

讲到那个雀斑老师,最后一记下马威是她把母亲叫过去了,她说:"这个小孩子有思想问题!"

母亲一听,气得眼珠子也要跳了出来了,她立刻反击说:"这么小的孩子,你怎么可以给他扣上这么一个大帽子?又不是'文化大革命'!"

原来是这天的回家作业出了问题,那是复述故事。故事原本讲的是:有红、黄、白的三只蝴蝶,因为下雨要寻找躲藏的地方,然而红、白、黄的三朵花,只接受和自己相同颜色的蝴蝶过来躲雨,不接受其他颜色的蝴蝶,最后三只蝴蝶宁可淋雨,也不分开躲避。其中的关键词是:"我们都是好朋友,要来一起来,要走一起走。"

不知道为什么,从你的嘴巴里出来变成了三只蝴蝶,各自到各自颜色相同的花瓣底下躲雨,谁也没有淋湿,最后天晴了,大家又聚集到了一起游玩。

这是犯了个大忌,忘记了团结精神。雀斑老师指着你的鼻子说:"你看看门口扫马路的工人叔叔,都是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的。"

想不到你回答:"我长大了,第一不当工人叔叔。"

全班愕然。这天下班,我就好像灰孙子一般,被那个雀斑小姑娘大大地教训了一

顿。还好那时候签证已经到手,心里打定主意,赶快带着你逃出去,我就再也不要来操心这种狗皮倒灶的事情了。

然而到了美国,这种狗皮倒灶的事情仍旧跟牢了我。总算这天太平,没有人告状,你就好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偎在我的怀里。这时候伊捧了一只大西瓜从外面进来,不料一进门伊就大叫:"啊哟,你的小手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,什么人欺负你了?"

我连忙把你藏在背后的左手拎了出来,一时间倒吸了一口冷气。只看到你的手指完全变成了青紫的颜色,中间还略略瘪进去一块。

"一定是被夹了一记,痛不痛啊?你怎么不告诉我的啦?"伊心疼地大声说。

"老师讲:'It'sOK,OK,OK.'我也只好说OK了。"你说。

"什么OK!一点也不能OK的,走,带你去找那个夹你的人,我饶不了他!"伊说着就一阵风地抱起你旋了出去,我忙不迭地跟在后面。

到了学校门口,爸爸还没有等车子停稳当,便怒发冲冠地奔进教室。那个夹坏我的小白人立刻知道大事不妙,连忙逃进厕所,爸爸眼捷手快一个箭步蹿到厕所门口,一脚就把厕所的门踢了开来。

老处女连忙赶过来,用身体挡住了那个孩子说:"孔先生,不要吓坏了小孩子!"

"什么?你还会出来保护小孩?小狮子的手要被夹断了,你怎么不会出来保护?告诉你,我们是要到医院去验伤的,是要到法院去告你的!这是不能OK的!"说着,爸爸一边让我指出当时的目击者,一边记录了下来。

接着,爸爸开着小车直冲医院,他抱着我在医院里奔上奔下。挂号、拍片子……而我则始终紧紧地抱着爸爸的脖子,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。长期以来,我都没有和爸爸生活在一起,爸爸对我来说是陌生的。心里总是和他有些隔阂,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我的爸爸,一直到这一天我才认定:"这个人真的是我的爸爸。只有亲爸爸才会这么心疼自己的孩子。"

等到一切都检查完毕以后,发现骨头没有夹断,只是皮肉的伤害。但是年轻的女医生还是仔细地在我的手指上面涂满了厚厚的药膏,又包扎起来,最后用一条宽大的纱布带把我的手吊在了胸前,她和蔼可亲地说:"现在OK了吧。"

这下真的是OK了呢,我几乎忘记了疼痛,从爸爸的身上跳了下来,拉着爸爸的手回家了。这时候天色渐黑,还没有到达家门口,老远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在那里张望。妈妈一紧张说:"那不是老孙和他的儿子吗?他怎么来啦?是不是学校里又出了什么事情,他们先过来通风报信?"

老孙是广州过来的访问学者,他的儿子比我大一岁,和我在同一学校读书。因为长得瘦小,性情懦弱,在学校里常常受到欺负。这天,当我们的小车停到了跟前的时候,老孙立刻迎了上来对爸爸说:"你今天真是为我们大家出了气了,你知道吗,那些小洋鬼子,最会欺负新来的中国小孩了,我的儿子每天都被打,有一次被打到出血。老师对他讲:OK,OK,还讲他是个可爱的好孩子,他连哭也不敢哭。不像你的儿子,会在操场上踢沙子反抗。"

哦哟,不好了,把我在学校里踢沙子的事情带出来了,妈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说:"难怪我们的家门口总有一堆黄沙,扫干净了,第二天又堆了起来,原来是侬倒在那里的呀。有一次,还差一点把我滑一跤。"

停了一歇,妈妈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说:"不得了,他们那么多人,侬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?把侬打伤怎么办?"

我得意起来说:"不怕,打赢了的时候,许多小朋友就会来和我做朋友的,不分是白的还是黑的、黄的,特别是小姑娘,都会围着我转,我有不少朋友呢。"

我没有告诉妈妈,刚刚去学校读书的时候,不会讲英文又没有朋友,被大家欺负讥笑。甚至每天早上进教室,那些白孩子包括小姑娘,都排着队地打我踢我。讥笑我衣服穿得不对,鞋子的式样不对,还要把我的衣服藏起来,把我的学习用具丢出去……有一次我要上厕所,大家把我推来推去,不让我去问老师,最后尿湿了裤子,又被老师大骂一顿。

这就是埃涅阿斯的道路吗?妈妈不会知道那时候我所经历的痛苦,我是那么地想念好婆,想念上海的新康花园啊。可是我咬着牙齿不要告诉妈妈,因为我害怕妈妈心疼,我不要妈妈为我伤心。看到妈妈开始担心,我便轻轻地走到妈妈的身边,抱着妈妈说:"妈妈,不要担心,我会保护自己的。"

这天晚上,我听到爸爸坐在床上说:"要在这个环境当中生存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可怜的小狮子刚刚走出家门就要面对暴力,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,将来的道路还很长,不知道他会怎样对付?"

妈妈说:"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,关键是鼻子下面的事情。明天我到办公室里去查一查,看看有没有武术学校,送进去学两招。"

本文选自章小东《小狮子》

章小东,现代文学大师靳以之女。出身名门,本应成为闺阁中的上海小姐;命途多舛,最终为吃饭远渡异乡。在美国端过盘子,打过零工,却依然守着自己的文学故乡。当年许多老一辈的文学巨匠都是她家的座上宾,到了异乡以后,依然有国内外的文化名人叩响她的家门。虽然她已经不再迷信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,却依旧笔耕不辍,将自己的半生漂泊写成《吃饭》,惊艳文坛,成为“最老练的小说新手”,另著有书信体散文《尺素集》。《小狮子》是她的最新作品。

作者: [美] 章小东
出版社: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
出品方:世纪文景

*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
标签: 品位与修养
关联阅读
首页
神秘问卷等你来答